反射弧K5

You are so beautiful.
Bucky=Lucky.蹲坑不出
野生,散养,
肉食,只吃HE

【盾冬】论Omega的自我修养 (3)

我好偏爱强悍肃杀的美人儿~-3-~

鬼畜了天下:



●出任务,出任务,出任务


●也许OO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5)


夜幕四合,雾气笼罩了第12区,Steve吃透了这块地方,任何能够到的资料都被他摸了个遍,但真正的大家伙还在更深更黑的地方,Hydra的大楼并不巍峨,也不高大,它甚至比不过高端一点的写字楼,紧贴着它的是一旁的佣兵基地,这块地方完全对外戒严,相应的里面的人出去也并不容易。


不过Steve有Natasha搞到的身份绿卡,凌晨两点他已经齐整地站在了Hydra大楼负一层,车辆整齐,灯光灰暗,没有一点其他声音。Natasha仿佛就贴在他耳朵边说话,她在千里之外辅助Steve潜下到足够深的地方,上面的指令告诉他们建筑下方盘亘着可观的空间,他们要的资料在负四层下。


暗门藏在一辆奥拓后面,女士打了个唿哨让Steve直接刷卡。钢制的门扉滑开,一缕白炽灯的光线射进他的瞳孔。


“Stark出品的身份卡,你可以在负四层以上畅通无阻,相信他们,他们是专业的。”Natasha难得地发表了一下对技术部的赞美,但在Steve耳朵里这就变质了,Stark出品,安全当然——没有保障。Steve从没见过Stark家的人,只知道他们常年为政府服务,一边捞大把钞票一边埋怨政府的死板不变通。很多科研从他们那来,无疑特工们的工具也由他们支持。


只是效果和安全性好像不太成正比,他还记得上次有个家伙拿到了一支激光笔,据说每秒钟发射出的高能激光足以打穿15厘米的钢板,遭遇战后他用了这个不足10厘米长的笔切割井盖。逃跑倒是顺利了,不过激光笔陷入了无法关闭的状态,结果这个倒霉家伙举着一束激光差点毁了一条街的下水道。


Stark方面不为此事负责,他们是科研疯子,政府要他们的产品能够在十秒内切断钢铁,那就不能要求这玩意儿能安全到哪去,没有绝对完美的武器,任何人使用之前都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。


“......Stark的破解技术还不赖,什么技术到他们手上都是透明的。”他中肯地评价了这个部门,侧身躲过一位安保的视线,他丢了枚硬币,发出的碰撞声把那家伙引了过来。Steve用了两分钟换上了他新制服。


“好吧Cap,Stark们会很高兴听到你的夸奖的,他们是群可爱的疯子。”Nat微笑着回答他。


入目是大量主机和工作隔间,整个空间被划分为多个简单而有效率的工作单位,男性Beta、Alpha居多,女性寥寥无几,Steve抢来的制服让他低调地路过了这块区域,负二三层充斥着计划表和他不能全部看懂的指标报告,大屏幕投射着各地的地图,通讯员嘴里蹦出一串又一串的单词,一个大型调度室,数据在这里混流,Hydra的常规任务大概都从这来。


“继续下潜,四楼会有你值得看的东西。”Nat指出了一条相对安全的路线,从负四层开始,机密的级别提高了,Steve低下头挤进电梯。


一些眼睛佬拿着电子设备和纸质文件站在他身边。夜很深,显然夜班执勤让他们感到疲惫,彼此之间只是点点头,没有寒暄,没有多余的交谈,大家空茫地盯着电梯墙,Steve感到空气都在变死。


“样本怎么样?上面很生气......”


终于有人问了一句话,很快身边的人摇摇头截断了他的话语,不知道是对这个问题的无奈还是对在场的Steve的忌惮。他们快步离开了电梯,Steve进入了级别为A的任务范围。


“从这里开始你的身份卡就得作废了,前行,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。”女士冷冽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。


“设备,大型的小型的,它们看起来很奇怪......”Steve闭上了嘴,一名正在仪器前操作的男性Alpha转眼盯住了他,Steve埋下头走向最近的安保员假装换班。一瞬间脑子里已经响起了警报,那束目光不是平常的打量也不是偶然一瞥,他明显目有所指。


“有个小麻烦,Natasha,给我两分钟。”


“你被人盯上了吗,Cap?”


“一个技术人员,我猜我又该换身制服了。”Steve简明扼要地说,对方已经放下了一堆电子设备示意他过去。


“看来你的潜行和伪装该回炉重造了是不是?”


“我想他只是想找人帮个忙。”靴子踩在地板上发出咯吱的声音,其他人只是淡漠地看了眼Steve就继续忙手上的事,更有些家伙看都懒得看,那个架势几乎要钻进设备里了。


“五英尺左右,黑发,黄框眼镜,口袋里夹着一只派克钢笔.......”


“你能切进这里的电子眼?”Steve停下步子,黄框眼镜的男Alpha把数个黑匣子全部叠在他手上,示意跟他走。


“事实上……一个小惊喜Cap,在你把闪盘带回来前他都是我们的人。”Natasha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Hydra给了他多少薪水我们就给了三倍,顺便还请他家的小朋友吃了点东西。”


(6)


Steve一点也不想知道上面对这位男Alpha做了什么,Natasha也轻描淡写地掠过了这个环节。闪盘只有二十克,两颗纽扣大小,藏在Steve的指缝间,男人把这个东西交给他的时候额头上泌出的汗珠颗颗分明。


看来这个小玩意儿沉重得要命。


他们在负四层的一个储物室里验过货了,这是一份来自Hydra内部的绝密文件,至少加了四层密码,据男Alpha的说法,它还带有新式的自我改写程序,意思是说即使由Stark们进行破解过程也会相当漫长。


“你给的东西是吃不到的黄油蛋糕,我担心它值不了预定的价码。”Steve捏着那玩意儿,拧起眉,他不怀疑搞到这东西会费大力气,但面对蛋糕没有刀叉,事情变得让人非常不愉快。


“你们的条件是拿到至少A级以上的绝密文件,我已经拿到了,怎么吃下去是你们的事,我只是一个工程师,不是破解大师!”


“伙计,你面对的不是我,是我的上级,他们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暴徒。”Steve盯着他的眼睛,这种程度的逼视让人畏缩,Nat在频道里发笑,她知道Cap正在进行例行榨汁——把所有能榨的东西榨干净,直到对方变成一滴水也挤不出来的一坨渣子。“它从哪来的?”


“......负五层。”Alpha在他的眼神下咬牙,“我有那里的权限,但底下的工程只有四分之一在我手上过,你想知道些什么?”


“全部。”


“全部?”他几乎想翻脸了,再这样说下去Hydra肯定会清算到他头上,每一个说出口的单词都在加速危险的到来,但对方的蓝眼睛明明白白写着拒绝讲价,他的小女儿Nancy的命不适合用来讨价还价。


Steve骨子里不是个温和好商量的人,这也是Fury让他跟进这个Case的重要原因之一,他能把道德和牺牲放在理智的天平上称量,然而更多人在这根平衡木上站不稳,他们往往过度倾斜,把自己和别人一块拖累出局。


真正聪明的家伙永远是灰色的。


“告诉我全部,第二天六点你就能接到女儿的电话。”


他别无选择。





冬兵出现的时候时针刚刚指向六点,佣兵基地里开进了三辆吉普“指挥官”,随后冬兵就在大家面前露面了,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了一周,每个人都发现James消瘦了至少三磅。他看起来气色不好,眼睛扫过人带起冷风,络腮胡子悄悄嘀咕他身上一股死尸的气味。


与之前的任务不同,James没有提前告诉他们是去干什么,他只是简单地宣布了此次任务的类别为C,级别在一到二之间。队里的人交换了一个狐疑的眼神,C类任务大多是接取情报,九个人跨州去拿一份情报,这样的例子可不多。


络腮胡子还想问两句,但冬兵只是坐在副驾驶上抱手看着冷气口发呆,他的嘴唇苍白且透着病态的青紫,此刻绷成一条平直的线条。


通常这个表情意味着闭嘴,组内的人对视了一眼,没人再吱声。Steve把手揣在口袋里,左边的Miller挤着他的大腿,这家伙目不斜视地擦枪,好像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,忽然他偏了偏头,眼睛抬起来看了一眼Steve。


“……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?”


Steve的眉尾往上抬,手指在口袋里不自觉紧了紧,闪盘还在他身上,没有时间做转移。不过对方显然不可能知道这个,Miller只是盯了他两秒,轻轻吸了吸鼻子,眉毛皱起来,“你有喷香水的习惯?”


另一个家伙也叫起来,他揉着鼻子,想打喷嚏又打不出来,“什么味道?”


话音刚落Steve也意识到了,一丝奇特的气味往他胸肺里钻,说不清道不明的馨香,淡得几乎嗅不到,但在车里就像一颗炸弹,心脏为此搏动出了加倍量的血液,一车的Alpha都被陌生的信息素炸翻了。


“谁昨晚上过Omega?把Omega的东西马上处理掉。”冬兵突然转过头,刀片似的的目光把每个人的脸都剜了一遍,他摇下了车窗。


信息素立马被冲散了,消失得和出现一样突然。


“谁能这么幸运找到Omega打炮?”后面的人叽叽咕咕。Steve摸了摸鼻子,忽然想到以Beta不敏感的体质根本闻不到那么淡的味道才对。


冬兵的嗅感可真灵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@反射弧K5 我也开始更了,黄图暗搓搓做了屏保,没事吸一口提神醒脑

评论
热度(295)

© 反射弧K5 | Powered by LOFTER